冯错丨祭金庸书

金庸,2018年10.30日于香港逝世




祭金庸文


文/张叔同

书/冯错

祭金庸文 维戊戌玖月廿日,惊闻查公仙逝于香江。是闻遽至,譬如晴天


霹雳,吾侪犹不能信也!沉痛之中,惊惧之间,乃衔哀致诚,拜祭

于亡故之灵下,而吊之以文曰:呜呼查公!生为精英,死照汗青。其萌以现

代之身,而彰乎古典之义,众人咸伏于心;而公适处一时之难,文化怠慢之际



乃立身独行,而时人有不意者。古今圣贤,中外名士,莫过于此。其纵横典籍,频渡丘墟,以不世


之才,就一己之名。其灿似日月,奔若流星,岂知一日之间,明星陨落,遗世唏嘘!

方公之壮者,以两宋之题材,演武侠之精髓。射雕英雄,见于书简;天龙八部,广

传闾里。草木触君因而振奋,风雨拂公也应温情。至于一旦殂世,举国未尝有


不悲恸者,盖君之遗世美名矣。呜呼查公,吾固不见君,犹望君之声容

容也。客曰:念及畴昔,余每归家,辄必启视侠侣。然今之忆此,公已赴黄泉,

影贻华夏,仁人岂不哀乎?吾侪追悼之,后人景仰之,公可安息矣!
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落叶簌簌,秋风携雨,贤士既往,故人互去,此盛衰之

理也,人恒不能易矣。于时叔同经小阁,间长阶,途过空庭,四面


寂寥皆无人,遂抚衣而涕泣。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。尚飨!


张叔同文 

错之书


释文:

维戊戌玖月,惊闻查公仙逝于香江。是闻遽至,譬如晴天霹雳,吾侪犹不能信也!

沉痛之中,惊惧之间,乃衔哀致诚,拜祭于亡故之灵下,而吊之以文曰:

呜呼查公!生为精英,死照汗青。其萌以现代之身,而彰乎古典之义,众人咸伏于心;而公适处一时之难,文化怠慢之际,乃立身独行,而时人有不意者。

古今圣贤,中外名士,莫过于此。其纵横典籍,频渡丘墟,以不世之才,就一己之名。其灿似日月,奔若流星,岂知一日之间,明星陨落,遗世唏嘘!

方公之壮者,以两宋之题材,演武侠之精髓。射雕英雄,见于书简;天龙八部,广传闾里。草木触君因而振奋,风雨拂公也应温情。至于一旦殂世,举国未尝有不悲恸者,盖君之遗世美名矣。

呜呼查公,吾固不见君,犹望君之声容也。

客曰:念及畴昔,余每归家,辄必启视侠侣。然今之忆此,公已赴黄泉,影贻华夏,仁人岂不哀乎?吾侪追悼之,后人景仰之,公可安息矣!
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落叶簌簌,秋风携雨,贤士既往,故人互去,此盛衰之理也,人恒不能易矣。

于时叔同经小阁,间长阶,途过空庭,四面寂寥皆无人,遂抚衣而涕泣。


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。

尚飨!

公众号又双叕改版了,为了不错过精彩内容,建议您按照图片提示,将「书法屋」设为星标(安卓用户“置顶”)

—版权声明

图片来自网络,文字版权归书法屋所有

欢迎分享朋友圈,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

主编丨汪玉琪

总监丨冯错

编辑丨祁朦  周丽君 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冯错丨祭金庸书